<nobr id="j1n9z"><th id="j1n9z"></th></nobr>
<listing id="j1n9z"></listing>

    <menuitem id="j1n9z"><form id="j1n9z"><thead id="j1n9z"></thead></form></menuitem>

          <delect id="j1n9z"><video id="j1n9z"></video></delect>
          <output id="j1n9z"></output>

          <big id="j1n9z"></big>
          <ol id="j1n9z"></ol>
          <listing id="j1n9z"></listing>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梁云盗窃案

          2014-06-30 11:18:43 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 被告人自首后,为逃避强制戒毒而从戒毒所逃跑,归案后又自愿认罪,接受侦查和审判的,应以自首论。
          本案提示:本案系对自首作出准确认定,在法律适用上具有较强指导意义的案例。审理的亮点:二审合议庭从本案系根据被告人本人的交待而破获,但被告人又在交待后逃跑的事实出发,根据本案证据及司法解释有关精神,在分析评判的基础上作出自首的认定,体现了审判人员探究法理、公正判案的追求。
           
          [案情]
          公诉机关云南省呈贡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梁云。
          云南省呈贡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梁云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秘密手段窃取公私财物,且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构成盗窃罪,应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梁云,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
          庭审中,被告人梁云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案件事实及罪名无异议。
          呈贡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11月22日16时许,被告人梁云行至呈贡县马金铺乡中卫村,见李建龙房外停有一辆牌号为云A0132506的“云峰”牌小型手扶拖拉机,便从该车工具箱里取出摇手柄将拖拉机发动并盗走,后将拖拉机驾驶至马金铺村关坡山的公路旁停放待日后销赃。经价格鉴定被盗的小型手扶拖拉机价值人民币3052元。被告人梁云因吸毒被公安机关依法传唤,便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并及时带领导公安机关查获了被盗物品,后发还给被害人。
           
          [审判]
          呈贡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梁云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秘密手段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构成盗窃罪,应负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梁云因吸毒被化城派出所传唤后,主动供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但其在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后5年内又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据此,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梁云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3500元。
          宣判后,呈贡县人民检察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人梁云有自首情节,适用法律不当,提出抗诉;被告人梁云认为自己有自首情节,量刑过重,提起上诉。
          经二审审理后,作出“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评析]
          1、自首制度及其所确立的对自首犯从宽处罚的原则,是为了分化瓦解犯罪势力,迅速侦破刑事案件,感召犯罪分子主动投案,激励犯罪分子改过自新,减少社会不安定因素。根据刑法第67条规定,自首分为一般自首和特别自首两种。一般自首是指犯罪分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特别自首,亦称准自首,是指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行为。在我国《刑法》中,自首只是一种“可以”型从宽处罚情节。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在对其进行处罚时,还要根据其主观恶性的大小和自首的具体情节(如投案的早晚、投案动机、对罪行的交代程度等等)来决定是从轻还是减轻处罚。对于主观恶性较小、悔改表现明显的,可以考虑减轻处罚;对于犯罪较轻的自首犯,主观恶性较小、悔改表现十分明显的,还可以免除处罚。对于其他的自首犯,则可以从轻处罚。因此,认不认定自首是一个肯定评价与否定评价的问题,而认定自首后是否从宽处罚以及如何从宽处罚则是一个客观评价的问题。将这种具有积极评价意义的投案自首选择权交给有投案自首动机的犯罪分子,并正确地理解和适用自首犯的处罚原则,对及时打击、感召和预防犯罪,会起到积极的正面效应。
          刑罚不仅具有惩罚的功能,还兼具教育、改造、威慑、激励、抚慰等功能。刑法所设置的自首制度及对自首犯从宽处罚的原则,是一项兼顾惩罚犯罪和教育改造罪犯的重要刑罚裁量制度,它既能迅速侦破刑事案件,及时惩治犯罪,还能使刑罚目的的实现过程在一定程度上因犯罪人的自动归案而拓展到犯罪行为实施之后、定罪量刑之前的阶段,促使罪犯的自我改造更早开始。对“犯罪后逃跑,在通辑、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认定为自动投案,有利于刑罚功能的更早实现。该案的一审、二审判决就是对刑罚功能的正确认识而给被告人自首情节的一个肯定评价,使刑罚在对其惩罚的同时亦激励其认罪悔过,减少犯罪分子与社会的对抗,最大化地弥补因犯罪给社会造成的危害。
          2、被告人梁云因吸毒被公安机关传唤后,主动供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并于当日带领公安机关查获了所盗物品。后被告人在强制戒毒期间因毒瘾发作,从戒毒所逃走。事隔三个多月后,经公安机关网上追逃,在网吧将其抓获,并带回强制戒毒所。第三日被公安机刑事拘留,后宣布逮捕,羁押于呈贡县看守所。此事实,控辩双方无争议。1998年5月9日法释[1998]8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依此规定,本案争议的焦点就是被告人从强制戒毒所逃走的行为是否属以上《解释》中“自首后又逃跑”的行为。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逃避强制戒毒的行政强制措施不能当然的认定为“自首后又逃跑”的行为,从法律解释的角度讲,“自首后又逃跑”应属一个司法范畴的概念,而刑事法律所确定的刑事处罚原则是非常严谨的,不能作扩大解释,所以受行政强制措施后的逃走并不能直接等同于受刑事强制措施后逃避司法机关的审查和裁判的逃跑,更不能直接适用于未被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后的“逃跑”或未在案的处理。
          3、本案被告人梁云系单独作案,被害人及公安机关均未掌握犯罪线索,在其接受吸毒盘问的当天即主动交代了盗窃的犯罪事实,并带领公安人员找回了被盗待销赃的拖拉机,已挽回了经济损失,并在一审、二审庭审中,主动自愿认罪,符合特别自首中关于“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前就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相关规定,其从强制戒毒所逃走后又被抓获带回强制戒毒所的行为,从主观上看,其逃避的是强制戒毒的行政强制措施,并不能以此必然推断出是为了逃避司法机关的审查和裁判,实际上被告人还具备投案自首的时机,也符合《解释》中关于“犯罪后逃跑,在通辑、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法律规定,因此本案一、二审均对被告人的自首情节作了认定。
           
          一审判决书:呈贡县人民法院(2008)呈刑初字第123号
          二审裁定书: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昆刑抗字第13号
          一审独任审判员:冯丽
          案例提供部门:呈贡县法院刑庭
          编写人:冯丽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在线斗牛